1. <menuitem id="5bz5q"><optgroup id="5bz5q"></optgroup></menuitem>
      1. <tbody id="5bz5q"><span id="5bz5q"><td id="5bz5q"></td></span></tbody>
        返回首頁 回到頂部

        陜西法院打擊治理電信網絡犯罪典型案例

        2023-11-29 14:26:08 來源:西北在線

        11月28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電信網絡詐騙法》頒布實施將滿一年之際,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向社會發布一批電信網絡犯罪典型案例,此次發布的8件案例,涉及特大跨境詐騙犯罪集團、詐騙與偷越國境等犯罪相交織的有組織犯罪,體現了陜西各級法院全鏈條、全方位打擊電信網絡犯罪的具體司法實踐。

        郭某等308人犯罪集團詐騙案

        基本案情:2018年11月至2019年9月,被告人郭某等人組成詐騙犯罪集團,在中國境內招募300余人赴菲律賓,利用通訊工具、互聯網等技術手段,以開設公司為幌子,誘騙被害人投資虛假虛擬貨幣,實施了一系列針對國內不特定公民的電信網絡詐騙活動。該詐騙犯罪集團層級分明、分工明確,管理嚴密,成員之間使用化名,預先制定詐騙腳本和話術,業務員經統一培訓后,按照詐騙方案“養號”“吸粉”,再以“股民”虛假身份在微信、QQ群里引誘被害人至炒股交流群,在群內利用話術相互配合,烘托氣氛,一步步誘導被害人在虛假投資平臺注冊購買“JNY”等虛擬貨幣,待被害人購買后,該平臺通過操縱虛擬貨幣價格持續貶值,制造投資虧損假象,非法獲利。該集團每三個月為一個詐騙輪次,每次使用的直播間、平臺都不同,每個輪次結束后,會進行人員和設備的更換和調整。案發后查明四輪詐騙涉案金額達3.43億余元,被害人遍布全國各地。

        裁判結果:西安市、延安市、榆林市多地法院經審理,根據各被告人在犯罪集團中的地位和作用及其他量刑情節,以詐騙罪分別判處郭某等308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一年又五個月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或沒收個人財產,追繳違法所得,責令退賠被害人損失。

        典型意義:該案系開展打擊整治電信網絡詐騙活動以來我省法院審結的涉案人數最多的特大跨境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涉案人數眾多,涉案金額巨大,社會關注度高。經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分別指定管轄,由西安、延安、榆林三市12家基層法院審理。受案法院嚴格把握事實審查與證據認定標準,準確認定犯罪數額,根據被告人在犯罪集團中的地位作用,對主犯、慣犯、累犯等從嚴懲處,對從犯以及具有自首、立功、積極退贓表現的被告人從寬處罰,使犯罪集團成員得到了應有的懲處。該系列案件的審結,有力震懾了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彰顯人民法院司法為民、除“騙”務盡的立場與決心。

        黃某昌等17人詐騙、組織他人偷越國境、偷越國境、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基本案情: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被告人黃某昌等人多次組織國內人員偷越中緬邊境到緬甸勐波,在當地先后設立盛發、誠盛公司,運營“騰訊蛋蛋28”等虛假網絡賭博平臺,并以參與賭博獲利為誘餌實施詐騙。詐騙犯罪集團組織嚴密,分工明確,由“股東”“拉手(前臺)”“客服(后臺)”“合伙人”組成,“股東”負責詐騙犯罪集團的運營管理,“拉手”負責通過交友軟件誘騙客戶參與虛假網絡平臺賭博,“后臺”負責為被害人上下分、控制開獎結果、管理詐騙資金流轉等,“合伙人”以合作模式加入公司成立拉手小組實施詐騙。為取得被害人信任,詐騙犯罪集團先帶著被害人盈利本金的百分之十左右,誘騙被害人持續投入大額資金后,通過后臺控制將被害人本金全部輸掉。330名被害人先后被詐騙共計1675萬余元。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黃某昌等17人分別構成詐騙罪、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偷越國境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應予懲處。遂對黃某昌等17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至二年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責令退賠被害人損失。

        典型意義:跨境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集團為逃避打擊將作案窩點設在境外,對我境內居民大肆實施詐騙,詐騙集團利用公司化運作模式實施詐騙,組織嚴密,分工明確,犯罪手法嫻熟,危害性極大,系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重點。本案是典型的“殺豬盤”式網絡詐騙案件,犯罪集團通過培養感情、盈利誘惑,一步步將被害人引入圈套,實施“收割式”詐騙。人民法院堅持從嚴懲處方針不動搖,對該詐騙集團的首要分子予以從重處罰,充分展現了刑罰的懲治功能。

        黃某等31人詐騙、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妨害信用卡管理案

        基本案情:2019年10月至2020年5月,蔣某金等人與被告人黃某商議實施詐騙,由蔣某金等人出資購買詐騙軟件,黃某負責聯系制作詐騙平臺軟件。蔣某等人通過購買的微信號信息添加被害人,并建立微信群,由業務員在微信群中扮演不同的身份,通過講風水、講國學以及“大師”視頻直播等方式,誘騙被害人在詐騙軟件內購買融資、融券、股票類指數交易,通過指數漲跌盈虧的方式騙取被害人資金。楊某慶等人明知蔣某金團伙使用詐騙軟件從事電信詐騙活動,仍將洗錢平臺軟件植入詐騙軟件內,為其提供資金支付通道,按比例收取費用。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黃某等31人分別構成詐騙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應予懲處。對黃某等31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三個月至一年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責令退賠被害人損失。

        典型意義: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具有鏈條化特征,必須對上下游關聯犯罪實行全鏈條、全方位的打擊,將整個鏈條徹底鏟除。本案中,31名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包括從非法購買銀行卡、微信號、詐騙軟件,組織實施詐騙到洗錢、分贓等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全部環節,犯罪事實共計144起,詐騙金額達1,584萬余元。案件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堅持罪刑法定原則,準確認定罪名,積極宣講刑事政策,加大追贓挽損力度,督促被告人退繳違法所得467萬余元。

        鄭某俊、張某等5人買賣國家機關證件、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基本案情:2020年12月,被告人鄭某俊等人按照上線要求在網上招攬“代理人”,以80元至200元不等的價格從“代理人”處收購營業執照,再用營業執照申辦企業支付寶賬戶,將支付寶賬戶以每套550元至800元不等的價格倒賣給其上線,支付寶賬戶被用于電信詐騙犯罪。2021年10月,被害人唐某(13歲)被詐騙10萬余元,詐騙資金流入了鄭某俊等人倒賣給上線的企業支付寶賬戶。經統計,2020年12月至2021年10月,被告人鄭某俊等人通過網絡收購營業執照2600余張,向上線販賣了據此開設的支付寶對公賬戶1400余個。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鄭某俊等5人分別構成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幫助網絡信息犯罪活動罪,應予懲處。遂對鄭某俊等5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至二年十個月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

        典型意義:目前,越來越多的對公賬戶被用于電信詐騙,一方面是因為對公賬戶資金流量大、額度高,被風控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對公賬戶可信度高,更容易使被害人信以為真,輕易將錢款轉入。本案中,被告人通過大量收購營業執照后辦理支付寶對公賬戶進行倒賣,成為詐騙分子的幫兇。提醒社會公眾要提高信息保護和風險防控意識,切勿買賣營業執照和對公賬戶。

        李某山等9人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基本案情:2020年5月,被告人李某山等人商議,由李某山在聊天軟件“POTATO”“蝙蝠”群中發布特定的支付寶賬號及指定的泰達幣錢包地址,孫某偉等人使用本人或本人所控制的支付寶賬戶接受轉款,后在火幣APP中購買泰達幣,再將所購買的泰達幣轉至指定的目的錢包地址。2020年5月至2020年6月,李某山等人以上述方式接收、轉移資金800余萬元。被告人周某有等人分別在廣州市花都區、西安新城區、南京市夫子廟等地將本人手機及支付寶賬戶交由他人使用,從中非法獲利。被害人鄒康睿被騙資金流經上述賬戶。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某山等9人分別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應予懲處。遂對李某山等9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至七個月不等刑期,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

        典型意義:虛擬幣交易能夠擺脫對銀行、支付寶等實名注冊賬戶的依賴,增強了犯罪活動的隱蔽性,成為電信詐騙犯罪常用的支付結算方式。行為人不僅出售、出租本人結算賬戶,期間為配合他人轉賬提供刷臉等驗證服務,實施轉移贓款的行為。本案中,人民法院根據被告人的認知能力、主觀明知內容、實施的具體犯罪行為等準確界定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區別,做到準確定罪量刑,確保罪責刑相適應。

        鄒某紅等10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基本案情:2019年4月,被告人楊某榮開發網絡收款轉賬軟件搭載在阿里云和亞馬遜服務器上,被告人鄒某紅通過境外聊天軟件聯系楊某榮為境外賭博、游戲平臺提供收款轉賬服務(俗稱“跑分”),按收款轉賬總額(俗稱“跑分量”)收取并分配傭金。2019年4月至2020年10月,鄒某紅獲得“跑分”資源后,招募“卡商”“碼商”,并發展被告人王某芝等人作為“代理”逐級向下招募“卡商”“碼商”,利用本人或他人的支付寶收款碼和銀行卡賬號,通過楊某榮開發的網絡平臺實施“跑分”,并按比例給“卡商”“碼商”“代理”“技術”分配提成,收款轉賬金額達一億余元。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鄒某紅等10人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應予懲處。遂對鄒某紅等10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十一個月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

        典型意義:“跑分”一般是利用銀行卡、微信、支付寶等支付工具代收款并轉賬,為違法資金提供通道,經歷過多次收轉的資金,資金流向的追查難度加大,“跑分”違法犯罪活動已成為網絡犯罪黑灰產業鏈條的重要環節。本案中,被告人楊某榮開發網絡收款轉賬軟件,為鄒某紅等人實施的“跑分”提供技術支持,一年多時間“跑分”團隊就完成了上億元資金的支付結算,嚴重破壞金融秩序,給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帶來巨大危害。人民法院依法判處“跑分”團隊有期徒刑的同時,依法沒收追繳全部違法所得,并從重判處罰金,讓犯罪分子得不償失,有力震懾了犯罪。

        李某來等3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基本案情:2022年10月,被告人李某來指使被告人趙某、余某某分別租賃某寫字樓的兩個辦公室,并用各自身份證到當地電信營業廳各辦理了一條寬帶16部固話業務。隨后,李某來使用筆記本電腦、固定電話機、交換機等設備,在兩個辦公室分別搭建了可供境外詐騙團伙利用云端控制的呼轉平臺,并按照上線指示進行平臺操作維護。自2022年10月21日至10月26日,上述固定電話共撥打詐騙電話1萬余條,詐騙被害人財產共計92萬余元。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李某來等3人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應予懲處。遂對李某來等3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至十個月不等的刑期,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

        典型意義:國家持續重拳打擊整治電信網絡詐騙活動,犯罪分子的作案空間被不斷壓縮,犯罪分子為實施犯罪,開始向監管薄弱地區轉移,尋找監管漏洞,伺機作案。本案中,被告人提前掌握當地電信業務審核不嚴的情況,從外地潛入實施作案,持個人身份證、提供“辦公”地址,即成功辦理涉政、企電信業務,辦理30余部固話業務。人民法院充分履行社會責任,強化訴源治理,堅持治罪與治理并重,前往有關部門面對面座談,提示加強對固定電話報裝的有效審核監管,堵塞工作漏洞,積極從源頭上遏制犯罪。

        羅某金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

        基本案情:2020年1月至2021年6月,被告人羅某金對前來辦理手機卡的客戶稱其有京東、淘寶等平臺拉新任務需要幫忙完成,并承諾贈送小禮品,客戶同意并下載相應APP后,羅某金在客戶手機上操作,將客戶新辦卡的手機號輸入到相關APP注冊界面,客戶手機上收到一個驗證碼,羅某金將驗證碼及客戶新辦手機號發送到指定的拉新群里。完成一單任務后,羅某金獲得2至10元不等的傭金,共計獲取違法所得3.8萬余元。

        裁判結果: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羅某金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應予懲處。遂對羅某金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緩刑三年又六個月,并處罰金,追繳違法所得,同時宣告禁止令。

        典型意義:信息時代的到來為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提供了巨大的便利,公民個人信息被正常使用的同時,也被不法分子利用,實施違法犯罪。本案中,被告人作為通信運營商工作人員,本應恪守職業道德,嚴格遵守行業法規,卻為謀取非法利益,淪為行業“內鬼”。人民法院在判處被告人刑罰的同時,還宣告禁止令,對其從事電信網絡相關工作進行了限制。針對本案暴露的社會治理問題,人民法院分別向當地三大網絡運營商發出了加強日常監管、規范行業秩序的司法建議,取得良好社會效果。

        本報記者 李

        責任編輯:趙穎
        掃一掃分享本頁
        五月丁香六月综合激情深深爱 性少妇tubevideos高清视频
        1. <menuitem id="5bz5q"><optgroup id="5bz5q"></optgroup></menuitem>
            1. <tbody id="5bz5q"><span id="5bz5q"><td id="5bz5q"></td></span></tbody>